南京市市徽的官方称谓为“辟邪”,辟邪是南京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代表,也是当今南京的象征。

今天的南京,以辟邪为象征,在南京市的入城处,有一座辟邪的巨大现代仿制铜雕,在南京到处都能看见以辟邪为装饰的商标、纹样和仿制石雕,甚至南京市的市徽就是以辟邪为主的图案。从文化内涵和现实意义上来说,这也符合如今的南京的城市地位。“南京”牌香烟图案,那正是南京市徽,辟邪站在明城墙之上,左右有龙虎环抱,寓意了南京是“帝王之宅”“龙蟠虎踞”的中国著名古都。

南朝王陵的镇墓神兽分天禄、麒麟与辟邪,三种石兽形态基本相似,均体形高大,昂首挺胸,口张齿露,目含凶光,腹部两侧刻有双翼,四足前后交错,利爪毕现,纵步若飞,似能令人听到其行走的脚步声,神态威猛庄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南京栖霞地区南朝石刻遐尔闻名,中外游客或专家学者来南京观赏南朝石刻,大多选择来栖霞。这里南朝陵墓神道石刻的数量,要占存世总量的近乎一半,以完整的形制保存下来的南朝陵墓神道石碑只有四通,也全都位于栖霞境内。

栖霞区甘家巷周围是南朝帝王陵墓埋葬区,由于栖霞的山水地望符合了南朝时期帝王贵胄的风水选择,终使栖霞这片土地上分布着众多的南朝陵墓神道石刻艺术精品。

栖霞的辟邪石刻威武雄壮,丰满流畅,气势非凡,以萧宏墓石刻、萧融墓石刻、萧景墓石刻的辟邪造型最为生动,最具代表性。其中萧景墓的辟邪石刻是南京市官方标志物图形的取样原版。

最完好——萧景墓石刻

萧景墓石刻位于南京栖霞十月村田中,萧景墓前现存石刻2种3件,其中石辟邪两只,东西相对,间距约21米。萧景墓的辟邪壮美高大,为南京的象征,神道石柱更是国宝级的文物。

东辟邪为雄兽,是南京城市标志。其昂首张口,长舌垂胸,右腿前迈。头有鬣毛,腹侧双翼,翼前部饰6根翎毛。胸前几缕勾云纹,仿佛长髯飘拂。整个辟邪体态肥硕,雄俊壮美。

萧景墓神道仅存一石柱,现存石柱为神道西侧石柱,是南朝陵墓石柱中保存最完好的一件之一。在石柱顶部刻有“梁故侍中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吴平忠侯萧公之神道”字样。

最沧桑——萧恢墓石刻
梁鄱阳忠烈王萧恢墓石刻位于栖霞区甘家巷。据说萧恢为梁文帝第九子(也有说是第十子),梁武帝萧衍的弟弟。现存石辟邪两只,均为雄兽,两辟邪造型相似。

现萧恢墓已与西侧的萧谵墓一起辟为公园。

碑文最多——萧谵墓石刻
紧邻萧恢墓以西,是萧谵墓石刻。现存石刻2种5件,其中石辟邪两只,东西相对,间距20米。

西辟邪仅存后胯部,东辟邪为雄兽,头部已残缺。

在东辟邪的腹下,有两只小辟邪,这两只小辟邪造型与神道辟邪相似,面部眼、耳、口、鼻俱全,张口垂舌,腹侧有翼,双足前伸,抬头挺胸。腹部与后腿之间未
楼空,且与方形基座连为一体,整个雕刻简朴有力。这两只小辟邪背部被人工凿平,置于东辟邪的腹下,起着石墩的支撑作用。

萧谵墓现存石碑一通,龟趺座两个。

石碑为神道东侧石碑,是南朝陵墓石碑中保存文字最多的一通石碑,碑刻为当时的大书法家贝义渊所书,可惜被铁将军把门,无法近观也。在该碑之西不远处,残存有破损的龟趺座一个,与之相应。

规模最大——萧秀墓石刻

萧秀墓石刻位于栖霞区甘家巷小学入口处,也是南京现存规模最大的南朝石刻群。

萧秀墓前现存石刻3种8件。其中石辟邪两只,均为雄兽,东西相对,间距18米,中间是学生入校通道。两只石辟邪保存得较为完好。

石柱一对,东西各一,东柱仅存柱座,四侧饰有神兽纹。西柱柱头圆盖及小辟邪已失,柱身、柱座保存较好,柱额上题刻“梁故散骑常待司空安成康王之神道”字样。

时代最早——萧融墓石刻

萧融墓石刻就在南京炼油厂中学操场的东南面,萧融墓现存石刻2种3件,其中石辟邪两只,东北、西南相对。

萧融墓石刻两只石辟邪为南京地区现存的时代最早的石辟邪:东北侧辟邪为雌兽,保存较好;西南侧辟邪为雄兽。

两只石辟邪均张口昂首,长舌垂胸,头有鬣毛;腹侧双翼,翼前部饰鱼鳞纹,后部饰5根翎毛;胸部高耸,肌肉发达。

在东北侧石辟邪前面,还有一残存的神道石柱柱头小辟邪。

灵巧凶悍——陈茜永宁陵石刻

陈文帝陈茜永宁陵石刻坐落在南京市栖霞镇新合村狮子冲田野中,因较为偏僻,故保存的较好。

陈文帝陵前现存石麒麟两只,均为雄兽,东西相对,间距25.84米(也有说两神兽一为天禄,一为麒麟)。东为双角麒麟,西为独角麒麟,保存完好,是南京地区南朝帝陵前雕刻最精美的一对石麒麟。

这一对石麒麟造型灵巧凶悍,纹饰绚丽华美,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来看,气韵生动,形神兼备。颇与南齐画家谢赫“六法”之论相合,给人以矫健秀逸的感受,不愧为南朝陵墓石刻中的代表作。但从其当年所发挥的作用来看,确实令人望而生畏,不寒而栗。

最宏伟——靖惠王萧宏墓石刻
此石刻坐落于仙鹤门外张库村一片沼泽中。现存石辟邪2,龟趺2,碑、石柱2,东西对立,是南京地区现存南朝陵墓石刻中的最宏伟之作。

东辟邪原倒埋沟中,底座破缺,臀部残损,后修复。辟邪双翼圆转,肌丰骨劲,体态肥壮,显出一副矫悍凶猛的神态。